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卧底娇妻
卧底娇妻

卧底娇妻 雨隐菲菲 著

完结 阮霖刘世东

更新时间:2021-11-30 15:02:53  人气:
完结小说《卧底娇妻》是雨隐菲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阮霖刘世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颜艺身为顶尖特工,在完成任务后被发现,敌人设下鸿门宴,却意外被神秘医生所救,穿越千年回到了过去。  重获新生,转眼又成卧底,面对自己的爱人,面对自己的亲人,带着职业卧底的素养,如何做出最佳的抉择,步步为营,却又步步紧逼,反让她痛不欲生。  为了靠近那个他,她放弃自由回到皇宫,只为了能有机会成为他的妻子,这样的爱是否沉重,然而最后却化为背叛……  最终她说:“对不起,我是个专业的卧底!”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三日后,唐颜艺和王太医正在马车上闲聊医理,因为唐颜艺的病情,倒是不能如皇上他们那般行路匆忙,这一路王太医也并未催促。从崇山回京城的路上,有一条蜀林山脉,若是从山脉的另一条路走去,穿过山脉就是蜀北,这也算是路过了。

王太医准备在路过那座山脉的时候,就和唐颜艺分道扬镳。他已经差人给皇上传信,自请前往疫情严重的地方,尽其所能挽救一方百姓。

唐颜艺心底对王太医的钦佩也是浓厚的,身在皇宫这些太医可以是高官厚禄,谁还愿意这样去冒险?这也是唐颜艺觉得王太医可交的缘故之一。

一连三日的赶路,王太医也借着这点时间,一路专心替唐颜艺调理身体。眼看着又过了三日,再过一座山就要到分开的路口,唐颜艺的箭伤已然好的七七八八。王太医却忽然唠叨起来,嘱咐侍卫道:“郡主身份特殊,这一路上你们且低调些,不要惹了麻烦。如今这蜀北灾情严重,若是出了事怕是不好说,一定要护送郡主回到京城,你们可明白了?”

“是,属下明白。”

随即一行人再次上路,王太医为了不带着这些侍卫受苦,领着他的随从小仆就直接离开了。对此唐颜艺也不是十分担心,疫情爆发,若是知道王太医的大夫身份,相信不会有人在路上为难他。只是眼下天色渐暗,却始终不见村落,她反倒是有些担心会在山中露营,于是出声道:“加快点吧,这一路找找村落,早些找个地方落脚吧。”

“是,郡主。”守卫也很无奈,之前他是提醒了唐颜艺,若是坚持送王太医,接下来落脚的地方怕是很难找。

“现在起,就不用喊我郡主了,喊我小姐吧。”

“是,属下明白。”交代了一些事情,一行人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但是这一路行来,却始终不见村落,如此一来唐颜艺反倒是有些忧心了,总觉得心中有些不踏实,虽然她不是很怕。但是这么多人跟着她,她也是不希望出事的,想到之前侍卫的提醒,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还是自己太任Xing了。

“小姐,这可怎么办,这一路都没见者村舍,这树林里过夜……”红拂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外面渐渐黑暗的树林。

虽然都是女儿家,若是唐颜艺一人的话,她自然是不怕的,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比这更艰苦的环境下,她都睡过,又岂会担心什么。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她身为郡主,露宿野外让人知道了定是要出事的,再加上这几个丫鬟跟着,她自己也不能安心。

就在这时前方守卫调转马头,来到车边沉声道:“小姐,今日怕是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我记得这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破庙。小姐若是不介意,我们就在那落脚可好?”

护卫很无奈,唐颜艺身为郡主,她的命令也只能听着。但是毕竟是郡主身份尊贵,这露宿破庙的苦头不知道吃不吃得了。里面这主子是怎么想的,他不知道,坚持送王太医,误了露宿点,这夜路寒重她身体又不好,如果真的露宿山林,这山林里的豺狼虎豹怕是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刘平,哥哥刘峰就在王爷麾下。”

唐颜艺微微颔首,就明白了这是父王留在她身边的人,之前就觉着眼熟,想来是以前在王府见过。

“既如此,先到破庙暂住一宿,沿途注意安全。”

“是!”

等唐颜艺等人来到破庙外的时候,才发现破庙里竟然亮着微弱的光,显然是早有人在里面了。一时间反而有些踌躇,这破庙里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若是冒然进去,混居在一起怕是不太好。刘平也发现了这情况,于是上前道:“小姐,我先去看看。”

“好,辛苦了,我就在马车上等着。”

片刻后刘平反身回来,只是站的老远的就停了下来,就连和周围侍卫的距离都拉开了好大一节,然后谨慎的取出一块面巾,蒙住脸方才开口道:“小姐,若是不介意,就今晚离开这里吧,必须连夜赶路离开。”

“你站那么远做什么?”红拂掀开帘子,不满的嘟囔一声:“小姐让你去看看,你回话怎么站那么远?”

“这……”

唐颜艺看着刘平的反应,想到连日来发生的事,在联想现如今她们所在的位置,顿时眉头紧皱:“糟了,难道这里面是难民,真的这么严重了?”这一声询问,而是判断。

却见,刘平闻言心中一震,往日在府上看这六小姐胆小如鼠,可没这般细致。今日他只是站的稍稍远了点,竟然就心思敏锐的发现了问题的关键,这反应能力是一点不比他们差啊。

“小姐,属下会远远跟着保护您,但是请您务必要现在就离开这里。”

闻言,唐颜艺没有立刻吩咐离开,反而走了下来,随后沉声道:“刘平,告诉我你在里面看到的景象。”

“小姐!”刘平心里着急,那粗狂的面孔上,竟然难得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与此同时,他心中对唐颜艺也多了一丝钦佩,这是个不错的主子,就冲着她敢下车留下这份胆量,他刘平就打心底里佩服。

“这是命令,就算本郡主暂时还没得到皇上的封赏,别忘了我也是你的主子,现在告诉我里面的情况。”

眼看着这小小的身子站的笔直,眼神锐利,这一刻倒像是出鞘利剑,这种感觉刘平只在军营里看将军的时候见过。一时间有些恍惚,内心暗暗告诫自己:我一定是傻了,这六小姐身上怎么会看到军人的风姿呢。

“小姐,你要答应属下,不能进入破庙里。属下刚刚发现破庙里有三位老人,四个仆妇,还有五个小孩。倒是没看到青年男子,可能是离开了。当时屋子里比较昏暗,但是我看他们脸色都不是很好,小孩脸色苍白,还有呕吐过的痕迹,再加上小孩的手不停抽搐,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最近的疫情病发的情况,所以只能防范了。”

“单单听你描述,还不能确定具体情况。红拂,给我面纱,翠云你可愿意随我过去看看?”

翠云急忙取过车内的斗篷,跟着跳了下来,小心的给唐颜艺披上。她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遇着这样的事心中也是有些热血的。翠雨原本也想跟着来,但是被唐颜艺拒绝了:“翠雨你和红拂在车上待着,若是我们两有个好歹,你们也好照顾我们。”

“呸、呸、呸,小姐好好的,不会有什么事的,小姐若是不行咱们就走吧。”红拂心里还是有些疙瘩。

翠雨却觉得此刻的唐颜艺就是她们的主心骨,身上带着气势,让她们不敢辩驳,领了命就和红拂留在了车里。破庙门口,刘平就将唐颜艺拦在了外围,一眼看去庙里有一年逾四十的老人,正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这位姑娘还是速速离去吧,我刚刚还以为这公子已经走了,我们这是疫病,可别在传染了。”

唐颜艺微微颔首:“老人家,你且告诉我,你们染病初期可是觉的昼夜发热,日晡益甚,头疼身痛,汗下两难?”

老人眼眸一亮,顿时来了一些精神,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几个孩子,开口道:“姑娘,还懂医术,姑娘说的不错,我们开始就是觉得浑身发热,头疼,身体也疼,唉……”

“老人家,你这是才开始,我看你现在精神尚可,我就先看看这两个孩子。”唐颜艺记得她的马车上还留了一些药材,原先是用来给她自己调理身体用的,现在看来,倒是派上用场了。

“孩子病了多久?”

那中年妇人本来都不报希望了,相公出去找大夫,现在都没回来,眼看着孩子都快不行了。她心里也没底,没想到这会竟然遇上个懂医术的姑娘,顿觉手足无措,激动道:“姑娘,一定要救救我家孩子,孩子他才三岁啊。”

翠云上前一步,将人挡了去:“我们家姑娘身子弱,进来给你们看病实属不易,各位直接告知病情即可,还请不要和我家姑娘靠的太近。”

“好,好,小包子他病了三天了,这几天他浑身出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唐颜艺看了一眼面色难看的孩子,本还想看下舌苔,但是她知道翠云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转身看向院外的马车。

“翠云随我去煮药,几位就在这住着吧,我那马车上还有些药材,想来是用得上的。”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啊。”庙内众人闻言,心中一喜,感情是真的遇上活菩萨了。

随后唐颜艺转身向着屋外走去,行至门外将身上的斗篷解了下来,放在一旁:“刘平,明日将这斗篷都烧了,一会你也来喝一碗药。”

“是,小姐。”

刘平知道此刻都难以掩饰自己心中的震撼,六小姐是什么时候会医术的,他并不知道这几日唐颜艺有时间的时候就和王太医商讨了一下关于疫情的事情。现代对疫情的了解自然比古代更加深刻,唐颜艺将一些现代对付疫情的方式,也挑一些简单,易Cao作的和王太医商讨了一番,也因此对此次疫情的病症有了一些了解。

翠云满脸崇拜的看着唐颜艺,回到马车变就开始得意起来:“小姐,你怎么看一眼他们就知道他们生病的情况,好厉害。”

“你们啊,这几日,王太医和我闲聊之时不就说过此次疫情的病症么,是你们自己没记住。怎么还说我聪明了?”

翠云摇了摇头:“那可不一样,还是小姐厉害。可是我们马车上的药够么?”

唐颜艺想了想开口道:“应该是够了,之是还缺了几味药,今晚怕是找不到了,明日上午再让他们去这山野里找一找,都是普通药材,这山中都能找到。”

“好的,小姐。”

一行人欢快的去忙碌了,唐颜艺思索着应对的方子,脑海中回忆前世在接受一次疫情任务的时候,一位老中医说的话:“瘟疫初起,昼夜发热……汗下两难,即以达原饮开达募原,使邪气溃散;邪气入胃,舌苔黄者,用三消饮,因势利导,促邪毒下行;大汗多渴,用白虎汤。想到这些,唐颜艺快速的取来纸笔写下药方,随后转身对着众人道:“今日所见之药方,乃是王太医留下于我备用的,你们可听明白?”

“小姐,我们明白了。”

“我不希望,回到京城听到有关任何今日开药之事的传闻,若是传出去,你们应当知道后果。”

众人脸色变了变,没想到这小郡主,身子虽然薄弱,但是气势却十足,纷纷不敢再小觑她。而且她这是救人行径,既然她自己都不要功劳,他们又何必计较这么多?

随后翠云三人煎好药,就给大家伙都发了一碗,没事预防也是好的。

次日清晨,唐颜艺安排属下去找药材,因为几个孩子的病症已经有些严重,必须要下猛药了,但是还缺了几味药材。随着众人的离开,屋子里只留下了她们几人。片刻**外忽然传来呼喝声:“这外面停了马车,里面肯定进了人了,快,快进去看看。”

刘平此时正在院后烧衣服,一时还没发现这的变化,不一会三五个大汉就冲了进来,为首之人,一眼就看到给孩子喂药的唐颜艺,猛地冲了过去,一把将她抓了起来,扣住了她的脖子,药水顿时撒了一地不说,还烫了手,翠云一惊之下就要冲过来,但是却被另外几人挡了下去。

“小姐,你们做什么,快放了我们小姐。”

几个老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清情形急忙喝道:“这是做什么,还不快放了恩人,阿虎,快放手,快把刀放下!”

远处刘平听到翠云的惊呼声,就几个闪身进了破庙,一看唐颜艺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顿时大急,阿虎手上拿着刀,警惕的看着刘平:“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你们这些没人Xing的,是不是想拿我孩子试药,说给我孩子吃了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