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永夜四骑士
永夜四骑士

永夜四骑士 修齐居士 著

连载中 爱丽丝伯爵

更新时间:2022-02-05 15:35:28  人气:
新书《永夜四骑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修齐居士,主角爱丽丝伯爵,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破晓之战后,永夜不再独霸人间,昼夜开始交替,侍奉均衡的人类成为尘世的主宰。无数的岁月在欢声笑语中慢慢流逝破损的封印在悲欢离合中风雨飘摇他们不堪失败,他们不甘凌辱他们必将卷土重来PS:本人深受《冰与火之歌》毒害,思虑许久,下决心以POV手法创作一本小说。PS2:我知道这条路很艰难,可称得上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冒险,但我仍希望能在这次旅途中,结识志同道合的伙伴!PS3:本文与《冰与火之歌》的剧情毫无关联,原创设定,原创剧情!PS4:我真的错了,POV太难写了,80章恢复正常视角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晨光熹微,巴西勒就被哈桑拖到了院子里。果园城的凌晨阒无人声,昨夜的狂欢太热烈以至于每个人尚在沉睡。他远远看到院子中间维克爵士,他的双脚与肩平齐,杵着剑站在那里。

“早知道有今天,我应该好好训练你的,而不是放任你成天和那些马在一起跑来跑去”维克爵士凌空将手中的剑扔给他,巴西勒高举双手,不料剑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砸在他的脑袋上。

“捡起来,向我进攻”维克爵士双手叉着腰,大喊道。他穿着呢绒睡衣,一副看起来像是半夜起床撒尿的样子。

“有,有点沉”巴西勒费力得举起剑,他发现这把剑就是维克爵士的佩剑“贵妇”。平时维克爵士挥舞着它看起来很轻松,待握在自己手里才晓得非常沉重。他拔剑出鞘,努力的举在头顶挥动了几下,全身的力气就一泄而空。

哈桑拿来一只轻巧的窄剑,是果园城士兵们的制式佩剑。“来来来,用这个”他张开大嘴笑道:“今天你是跑不掉了”

“拔出剑,刺向我,向我进攻,你这个小兔崽子”维克爵士用脚尖挑起地上的一根树枝。

“您就用这个?”巴西勒疑惑得问道。他话音未落,维克爵士右腿迈出,树枝猛地抽在他的腿上。

睡眼朦胧中被拽起来,又猛地被抽了一顿,一丝怒火窜上巴西勒的心头,他怒喝一声,使出全身的力气朝维克爵士劈下。他想起那天在明光镇犯下的笑话,紧紧握住了剑柄。

维克爵士不慌不忙得左脚轻轻点地,优雅得将自己弹起躲开了这一剑,顺势又在巴西勒大腿同一个位置抽了一下。

巴西勒咧着嘴,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维克爵士的眼睛,以他为中心慢慢转着圈。

“有点架势了,加油啊‘巴西勒爵士’,狠狠击倒你的敌人”哈桑坐在一个大木桶上,嘻嘻哈哈得给他喝彩打气。

维克爵士过着头看了哈桑一眼,干笑一声,巴西勒瞅准时机,将剑直直得刺过去。岂料维克爵士看都没看他一眼,举起树枝轻轻拍在巴西勒的剑身上,巴西勒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一泄而空,无力得看着树枝压着剑不断打着转,最后树枝尖在他手腕上轻轻一点,顿时手腕发麻,剑就掉在地上。

“你连玛蒂尔达的左**都打不过”哈桑笑弯了腰,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玛蒂尔达的**可比他厉害了”维克爵士说道。他用树枝挑起剑的护手,挑给巴西勒:“我现在知道你大概是个什么水平了,你需要太多要学的了。首先砍用的力气基本上是刺的三倍,你要节省哪怕一丝一毫的力气”他拔出自己的佩剑,一板一眼得从最基本的开始教导。

漆黑逐渐被天蓝色慢慢侵袭。渐渐有仆人起床手持扫帚清理昨夜宴会留下的狼藉,叮叮当当的练剑声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巴西勒只觉得自己活像一只猴子被人围观,浑身不自在。他的小动作被维克爵士看在眼里,马上被剑身抽在腿上。

一个德兹皮家族的仆人走了过来,油迹斑斑的围裙直达得表明了她的身份,她拿着一个酒壶,对维克爵士说道:“大人,需要来一杯开胃的苹果酒么”

“谢谢您,夫人”维克爵士一饮而尽,然后制止了她为巴西勒也倒一杯的举动:“这个小子没必要喝,请为那边正在打盹的哈桑先生倒一杯。”

果园城的厨娘笑呵呵的走开了,巴西勒嗅了嗅飘散在空气中的苹果酸味,舔舔干涸的嘴唇。

忽然之间,他就要离开家,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冒充一个爵士的儿子。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山脉和茂盛的橡树林,一年之间的大半都会在寒冬时节度过,那里的男人可以娶不止一个妻子,传说中最多的男人拥有一万个妻子,那里的男人茹毛饮血,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和母羊交配。

瓦特听了他的描述,直接乐出了一串鼻涕泡:“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啊,前面几句倒是真的,那里确实多山多林,也很冷。后面的就是胡说八道了,一万个妻子家里还不乱套了?我一个老婆就够受的了,茹毛饮血那都是几百年以前的事了,公爵大人身边就有十个来自密林地的护卫,他们都是密林地的年轻贵族,饮食方面和我们并没有多大区别,就是胃口太大,吃得太多”

之后的几天内,巴西勒远远观察过那几个密林人,他们身材粗壮,头发编成小辫,脸和脖子上有一些怪异的纹身。他们喜欢穿着毛皮做的衣服,正午热极时会把上衣脱下扎进裤带里,赤膊裸露上身,全然不顾他人异样的目光,他们热衷于用壮硕的肌肉挑逗采摘葡萄的女孩们,除此之外说话口音极重,语速快些巴西勒就完全不知所云。

至于晃着脑袋和母羊交配什么的,最近果园城的羊都被吃光了,他暂时无法确定真伪。

婚礼过后,果园城的绽放教堂即将举行一场新晋骑士的册封仪式,小博尔登赫然在列,他听说维克爵士即将离开的消息后很是消沉了几天,不过听说要成为骑士后他很高兴,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回家了,他在校场找到维克爵士。

“请让我陪同您上路,我的家在三指城,那里是去往密林地的必经之路,请让我在那里招待您,想必父亲也会对您的到来由衷得欢迎”小博尔登坚持道,激动之余,他的眼中竟闪出了泪花,他一本正经道:“爵士,您对我的教导之恩没齿难忘,我不知道您究竟有什么苦衷,竟然只身犯险,前去那片被主诅咒的地方,密林地的人全都是注定下地狱的禽兽恶魔,他们甚至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和母羊交配”

这下巴西勒终于知道关于密林人和母羊的传闻究竟从何而来。

巴西勒从来不晓得小博尔登和密林人竟有如此大的矛盾,他向博学的雷纳德神父倾诉了自己的疑惑。

“这很简单啊”雷纳德神父说道:“三指城和密林地本为世仇,双方的战争可以追溯到遥远的破晓时代,自从那两片土地上有人居住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彼此征战不休,每当密林地出现了统一各部族的大酋长三指城就要遭殃,而每当出现一个睿智的三指王时密林也要第一个挨打,双方征战数千年,却不料被皇帝一锅烩了。如今就算是同属帝国统领双方也是摩擦不断,大到领土纠纷,小到家畜过界双方也是纠结人手打上一仗,再由黄金宫从中调解,每一个三指城的孩子从出生起就被灌输对密林人的仇恨,小博尔登这种言论并不为过,比他激进的大有人在”

绽放教堂是一栋奶白色的建筑,奶色石砖都满是沧桑古老的气息,塔顶的圣日神架庄严肃穆,几支尖塔绕过分立教堂四周,直指天空。这里的地下室里埋着一位圣人,相传在破晓时代,他依照‘明光’大帝的指示,来到这片土地传播至高神的信仰,随着信徒的增多,他的行径惹怒了众多首领,在一次宴会邀请中,众首领作势要杀死他,圣徒临危不惧向他们阐述了至高主的信仰,首领们深受感动,然后让他死的痛快了些。

册封仪式由露丝小姐来主持。这是一位大贵族女性婚后最主要的权利,他将赋予这些骑士守护她的荣耀,这些骑士今后无论身在何方,都将以为守护她为最崇高的信念。

灿烂的阳光透过天窗直直映照在露丝小姐身上,让她显得光彩夺目,巴西勒躲在教堂的柱子后面的石阶上,看到小博尔登身着朴素的白色麻布长袍,和其他几名等待受封的侍从一起跪在圣徒的石棺前。

洪亮的圣歌吟起,受封侍从们的侍奉骑士阔步向前,他看到维克爵士为小博尔登披上盔甲,围上披风,交给他们象征着身份的银马刺,未等绽放教堂的主教念完祝祷词,露丝小姐就持剑挨个拍过新晋骑士们的肩膀,低着头匆匆离去。

议论声此起彼伏,果园城公爵体态优雅得请见证者们前去用餐,人群立刻像退潮的海水一般汹涌退却。巴西勒缩了缩脖子,这个仪式远没有他想象中来的盛大,倒像是一场饭前的小点心,他缩了缩脖子,跳下石阶准备悄悄离开。

然而石阶下,一位果园城的小女仆正在等待着他,女仆拉着他的袖子,问道:“请问你是巴西勒吗”

“有何贵干”巴西勒别扭得说道,维克爵士最近几日不仅教授他如何使用兵器,更教导他说话的方式,要更加得体。

“夫人在祈祷室等你”小女仆咧嘴浅笑。

“夫人?”巴西勒感到疑惑,哪个夫人会召唤他:“是伯爵夫人吗”

“是露丝夫人啦,你快点来吧,别让夫人等着急了”小女仆跺跺脚,似乎不太耐烦。

巴西勒这才恍然大户,露丝小姐已经出嫁,成为果园城继承人的妻子,她已经是一位夫人了。

绽放教堂的祈祷室镶着色彩绚烂的彩色玻璃,那些紫色红色蓝色的光芒照在露丝小姐的身上,让她显得恍惚且很不真实,她背对着巴西勒,看不清她的脸。

“听说维克爵士要离开这里,还要带上你”她的声音空寂寥远。

巴西勒点点头,忽然想起露丝小姐背着对着,忙说道:“是的,您说的没错”

露丝小姐哀怨得叹了一口气:“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请你一定要答应我”

“在下万死莫辞”巴西勒诚惶诚恐道。

露丝小姐转过身子,颦着眉头:“你跟哪学的这么说话,以后不要这么,会显得很傻知道吗”不待巴西勒有所反应,她伸出纤纤玉手,递给巴西勒一张泛黄的小羊皮纸:“这是爱丽丝的画像,我要你一路打听,直到找到她的下落”

巴西勒打开画卷,羊皮纸中的爱丽丝对他微笑,女孩露出一对可爱的虎牙,点点星星的小雀斑拥簇在一起。

“那天被劫走后我一直处于昏迷,被果园城的骑士们找到时我正孤零零的被遗弃在一片墓穴旁”露丝小姐的眼中泛着泪花:“费琳娜为了保护我而死,爱丽丝也下落不明,父亲不允许我派人去找她,恐怕以后我都将被囚禁在这果园城中,相夫教子,直到垂垂老矣。我希望你能多打听打听爱丽丝的下落,我希望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我答应您”巴西勒感到眼中一片模糊:“我会找到她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