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美女之终极保镖
美女之终极保镖

美女之终极保镖 会飞的小泥鳅 著

连载中 凌宇师母

更新时间:2021-10-03 13:58:56  人气:
新书《美女之终极保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会飞的小泥鳅,主角凌宇师母,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个深山中走出来的绝世高手,一块能穿梭空间的神秘项链……凌宇是一名普通的学生,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校花的终极保镖。本来想顺便找个美女逗乐一下,却不想无数美女一起蜂拥而至,温柔体贴的高雅总裁,清纯文静的甜美女神,冷魅娇艳的火辣警花,就连古灵精怪的校花大小姐也不顾身份扑了上来……“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全收了?”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哎呀,我艹!”凌宇正在做着美梦,被一阵刺骨的疼痛打断了,睁开眼,发现夏青璎的小嘴正狠狠地咬着自己的肩膀,惨叫道:“你神经病啊,我救了你,你还咬我,恩将仇报啊!”

“活该!你个伪君子!”夏青璎抹了抹泪,怒狠狠说道:“你救我干嘛,救了我还跟我……,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夏青璎越说越感到委屈,眼泪止不住地再次夺眶而出,自己保持了二十二年的清白之身就这样被毁了,关键自己连什么感觉都不知道。

“嗨嗨嗨!你哭什么呢?我跟你怎么了?”看到夏青璎成了一个泪人,凌宇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这女人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还莫名其妙地哭个不停。心想,早知道自己真把你怎么了,那也倒不冤枉自己。

“你个伪君子,跟我发生了那个,还不承认,我看你比伪君子还伪君子。”夏青璎哭着吼道。

“那个?哪个啊?你是说你强吻我的事情啊?”凌宇摸了摸脑门,故作惊讶地说道:“说起强吻,我还没说你呢,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就那样被你粗暴地夺走了。”

“你个伪君子,我什么时候强吻你了,是你强吻我的;而且你还毁了我的清白,竟然还不承认。”夏青璎回忆起昨天那会自己好像是强吻了他,难道真有那么粗暴么?不对,自己怎么会做那种事,肯定他强吻自己的,随后又把自己推到那个了。

“噢!你说那个啊!”凌宇如梦初醒一般,抿着嘴笑道。

“承认了吧!你个伪君子!”夏青璎握了握拳,说道。

“我承认什么啊,我看你是睡糊涂了吧?我压根就没动过你,更别说那个啥了。”凌宇白了白眼,苦笑道。

“你还不承认,你要没和我那个,为什么脱我衣服?而且我下边那里又怎么会痛?”夏青璎没想到这男人霸占了自己,还不承认,咬牙切齿地质问道。

“我看你是是非不分吧?谁脱你衣服了,是你自己中了人家的迷药,没事把自己的衣服撕碎,而且还想撕我衣服来着,要不是我动作快,你身上盖的我那衣服也保不住了。”凌宇瞪了瞪眼说道:“至于你那里为什么会疼,那是因为我用方法压制住了药性使你产生的欲火,这才产生的疼痛感。

夏青璎愣了愣神,难道他真的没有和自己发生什么?自己的清白之身没有失去?

看了看凌宇,夏青璎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就算是你没有跟我发生那种事情,但你也夺走了我的初吻。”夏青璎擦掉眼角的泪,抿了抿嘴说道。

听到夏青璎的话,凌宇真心欲哭无泪,明明是你强吻了我好不好?

其实,夏青璎知道是自己强吻了凌宇,可是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怎么能说的出口,也不管三十七二十一,先把责任推到凌宇身上再说。

不过没等凌宇说话,又接着说道:“不过,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怪呢?”凌宇摸了摸下巴,嘀咕道。

“小帅哥,谢谢你救了我;刚才主要是我以为我被你那个了,所以情绪可能有些激动,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我小女子一般计较。”夏青璎脸色微红,调皮地笑着说道:“这总可以了吧?”

“这态度还算差不多。”凌宇看着刚才还哭得稀里哗啦的夏青璎,这会又变得神采奕奕,也是醉了;女人真是让人搞不懂,不过他也懒得再计较什么;毕竟,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自己确实也尝受到了香吻的味道,把自己的初吻献给如此漂亮的美女,恩!也不算亏本。

“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啊?”看凌宇没再跟自己计较,夏青璎身子往前移了移,开口问道。

“哦!我叫凌宇!”凌宇随口回道,只是目光往夏青璎身上一瞥,瞬间呆若木鸡。

“怎么啦?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看到凌宇惊呆的表情,下意识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呢,便用手摸了摸脸,“什么也没有啊?”

“你,你……”凌宇指了指夏青璎的上身,结结巴巴地说道,就差点没流鼻血了!

“我怎么了?”夏青璎纳闷地低头瞅了瞅,骤然发现刚才遮挡自己的衣服掉在车上,而内衣后面的扣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内衣也跟着掉了下来,两座丰满挺拔的玉峰,暴露的无比鲜亮夺目。

“啊!”一声尖叫从夏青璎嘴里咆哮而出,俏脸瞬间透红,赶紧捡起内衣穿到身上,只是扣了半天就扣上一个扣子,其他的扣子竟然都坏了;随后抬头发现凌宇竟然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胸部,嗔怒道:“你还看?眼睛转一边去,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咳咳,叫我看我还不看呢,昨天我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凌宇转过头,随便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嘀咕道。

“你……”夏青璎听到凌宇的话,顿时面红耳赤,于是再次狠狠地一口咬在了凌宇的肩膀上。

“我艹,你是属狗的么?”凌宇被夏青璎的动作吓了一跳,微怒道。

“谁让你看了!还有我的内衣怎么扯坏了?”夏青璎瞪了瞪眼,撅着小嘴道。

“我擦,这能怪得了谁,谁让你昨天折腾的那么厉害,能有这样的就算不错了;你没看到你外边的衣服,都被你撕破完了,要不是我定力好,控制的及时,怕是连你剩下的这点衣服都没有了。”凌宇想起昨天夏青璎那饥渴迷人的眼神和那诱人的身材,直咽吐沫。

“你再说,信不信我还咬你?”仔细回忆起昨天的疯狂的样子,夏青璎真心无比羞愧、无地自容,简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就算是自己被下了药,那也不至于那么放荡啊,简直犹如……

夏青璎晃了晃头,羞赧地转而问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我的衣服都脱给你了,又没有其他衣服了。”凌宇白眼道,心想,没看到我就穿了一个背心和一个裤衩么。

“怎么办呀,总不能让我穿成这样子回去吧?并且这衣服看着这么土。”夏青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瞅着身上穿着的衣服,着急地说道。

“你要不想穿,可以脱下来给我啊?我不介意多看两眼。”凌宇浅浅地笑道。

“你……”听到凌宇的话,夏青璎有一种想要杀人的感觉;不过想想,虽然穿的是男人的衣服,而且还这么老土,但好歹也是衣服,能遮挡住需要遮挡的部位。

并且,现在已经是深秋了,清晨的天气还是比较寒冷的;想到凌宇把他的衣服给了自己,而他却只是穿着一个背心与裤衩;再加上,昨天要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惨遭毒手了;不仅救了自己,还在车里守了自己一夜,夏青璎心中突生一种深深的感动。

面对三个恶煞大汉,毫无退却;面对自己的疯狂主动,却能经得起诱惑;寒冷的秋夜,他能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穿给自己,并守护着自己足足一夜。

而且两个人还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能做到这样的男人,怕是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啊,能让自己碰到,或许是一种幸运吧!看着凌宇的背影,夏青璎想着要是这辈子能找到这样一个男人,也算是满足了,想着想着,眼睛不知不觉湿润了。

“怎么了?”凌宇看夏青璎突然不说话了,回头看到,却发现夏青璎的眼睛里泪水在打转,还以为是自己刚才说的话的因素,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那只是逗你玩呢,不至于吧?”

夏青璎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哭着趴到了凌宇肩上。

“这,什么情况?”看着夏青璎的行为,凌宇一时不知所措,心里纳闷道。

过了一会,夏青璎坐了起来,擦了擦眼泪,正经地说道:“昨天真是谢谢你了!”

凌宇摸了摸头,这尼玛什么情况,刚才还跟自己吵来吵去呢,这会却一本正经起来,让人摸不清状况,随后尴尬地笑了笑,道:“不用客气,我这不是那什么,路见不平,插刀相助么!”

“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听到凌宇的话,夏青璎破涕而笑,道:“对了,我叫夏青璎。”

“夏青璎?真好听的名字!”凌宇微微一愣,笑吟吟地说道。

“你这嘴还挺贫啊!我今年二十二,我看你应该没我大,我就叫你小宇,你叫我璎姐吧?”夏青璎捋了捋头发,算是回到了正常状态。

“恩,我今年十八,怎么称呼都行。”凌宇随口回道,不过心里却想,你确实比我大,我的是平的,你的是凸的,当然要比我大。

“你昨天从这路过,是准备去哪么?”夏青璎仔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问道。

“哦!我准备去武陵镇,然后转道江林市。”凌宇挠了挠头,说道;按照师母的话,下山之后,先走到武陵镇,然后再坐车转道江林市。

“你要去江林市?”夏青璎一惊,道。

“是啊!怎么了?”凌宇看着夏青璎大惊小怪的表情,不解道。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