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枝红梨压海棠
一枝红梨压海棠

一枝红梨压海棠 东方梨 著

完结 李墨白玉佩

更新时间:2022-01-24 14:17:53  人气:
《一枝红梨压海棠》为东方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十载相思为谁乐?  一路荆棘一路歌。  本文慢热,有关穿越、成长、信任与坚持……女主专一、不万能,男主腹黑、爱记仇,一众配角各有归宿。  作者无任何不良记录,撒花欢迎入坑。  交流群199683583,验证消息请写本书中任意角色名。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夜色柔媚,风清月白。

暖黄色的烛火时不时的跳动,室内光影斑驳,寂静无声。

李墨白手捧书册,半倚靠在床头,阖眼假寐。黑长的发丝散落在肩头,柔顺若锦缎,俊颜半遮,薄唇微扬,勾勒出山水画卷般的宁致悠远。

东方梨快步踏过茫茫夜色,猛然闯进房间来。

这般莽撞的动作……李墨白睁开眼,瞄见那个惊魂未定的身影,黑眸悠悠泛起笑,“娘子可是碰见鬼了?”

东方梨嗔了李墨白一眼,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大口喘息,“我看我们还是请几个护院回来吧,夜里悄无声息,怪吓人的。”

“有为夫在,请护院又有何用?”李墨白依然轻笑,似乎乐得见到东方梨被黑夜吓得小脸泛白,然后抖着身体缩进自己怀中来。

“好歹能有些气息啊!”将脸搁在李墨白的胸膛,东方梨的呼吸总算平缓下来。

“以后安抚小鬼睡觉的事情交给我就好。”李墨白握住怀中人稍嫌冰冷的小手,黑眸加深,笑颜妖娆。

“不行,这几个小鬼本就一心向你,若我什么都不为他们做,他们今后岂会认我这个娘亲?”东方梨坚定的很,对于这一点毫不退缩。

几个小鬼的房间离他们的院落不近,夜色无边,回廊幽幽,总能吓到她。她的固执,却从未改变。

心中轻叹,李墨白抬手捋了捋她烦乱的发丝,轻声询问,“他们可都乖乖睡下了?”

提起这个,东方梨就忍不住皱起眉头,“初儿向来乖巧,倒是听话的睡了,可剩下的三个……也不知道他们像谁多一些,怎么这么能折腾人?!”

说到最后一句,东方梨似乎来了火气,腾然坐起身,狠瞪向满脸无辜、只能摸鼻失笑的李墨白。

他们两个,到底谁更能折腾人些?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李墨白温柔的笑,“小鬼们又做什么了?”

“二小子一心想学医,捧着从干爹那里弄来的医书愣是不肯撒手。这也就罢,今日又有不少医书从慕容山庄寄来,估摸着这段时间二小子会整日埋在书里。”东方梨气呼呼的抱怨。表情里分明带着娇嗔的意味,琉璃色的杏眸波光无限,细致清丽的脸庞含着桃花般的红晕,菱唇微张,诱人至极。

李墨白忍不住抬手将她圈回怀里,手指流连的在她的唇上轻轻划过,声音低沉沙哑,“他今年已有八岁,一心向学岂不是好事?”

东方梨的面色更红,恼怒的拍开他四下作乱的手,“好什么好?他捧着书都不愿休息,有益无害,岂能承受他这般胡闹?”

“明日我定好好说说他。”心里想着别的事情,李墨白答应的爽快,埋下头正欲冲着那娇嫩的粉唇亲下去,东方梨急忙别过头去。“三小子的事我还没说呢!”

“三小子又做什么了?”李墨白错愕,偷香不成,颇为恼怒。

“也不知三小子是不是学了他那不正经的舅舅,习武成痴,整日舞刀弄枪的,他才四岁,放任他一个人的话得多危险!”提及这个,东方梨面容上的怒气更甚,“哥也真是的,听闻三小子喜习武,居然把自己珍藏多年的秘籍全部送了来!这下三小子还会发放手吗?”

“你我皆是习武之人,三小子继承衣钵又有什么不对?”再次偷袭失败,李墨白无奈道。

宫晨最为严谨,公私分明,岂会随便已将在慕容山庄传承多年的医书赠与他人?

少临最是宝贝他的那些秘籍,巴不得当作杨家的传家宝流传于后世,会转手于人?

在心里对这两个扰他好事的小鬼默默记了一笔,李墨白浅笑如初,背着他整出这么多名堂来,明日可该好好的算算账!

不过,那也是明日的事情……如今,李墨白再次揽住东方梨的细腰,边软声唤着‘娘子’,边俯身靠了过去。

“等等!我还没有说完。”东方梨抬手堵住他的唇,柳眉倒竖,拢愁哀叹,“最让人担忧的,是四丫头!相公不知道,那丫头爱财简直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连睡觉的时候,都要在床上铺了一层金灿灿的金子。这金子坚硬,她才三岁,身体娇弱,怎么会睡得安稳呢?可无论我怎么劝说,她就是不听。逼急了一哭二闹三上吊,愣是要抱着那金子才肯睡,眼下她床上还铺着金子呢……该怎么办啊?”

东方梨越说,越焦急起来。杏眸里水光灿然,惹人心怜。

四丫头无法无天的Xing子还不是被你宠出来?李墨白悠然叹息,嘴上安抚,双手却开始四处作乱,“四丫头堆着金子在床上睡觉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娘子别看她年纪小,实际上鬼精灵一般聪明着呢,出不了什么事!”

“越是这样,我才越担心!”在某无赖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东方梨终究没能逃脱他的魔爪,被堵了个正着。

昏黄的烛火下,两人的身影紧紧相贴,模糊不清的光影中,偶闻低低的呻吟声,室内的温度陡然上升,旖旎而暧昧。

“娘亲!”随着稚嫩的声音传来,房门突然被人用力踹了开来。

但凡在李府中住过的人都会明白,胆敢在三更半夜踹开父母房门的人,唯有被女主人捧在手心里,无所畏惧的四小姐李思晴。

听得这突兀的声响,李墨白大大不悦的蹙起眉头,仍旧欲搂着东方梨不放。东方梨哪里愿意**看到这样的画面,忙不跌的将李墨白推了开,慌手慌脚的整理起衣裳。

待李思晴怀搂着一箱黄金,绕过翡翠雕绿竹的屏风时,东方梨已展现出温柔的笑容,和蔼的看向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说那金子磕人,你这丫头还不信,果然睡不着了吧?”

李思晴抬起小手揉了揉眼睛,粉雕玉琢的小脸苦成一团,眸泛泪光,可怜兮兮的看向面前表情截然相反的两人,“爹爹,娘亲,我能跟你们一起睡吗?”

“不可以!”东方梨尚未答话,已被李墨白果断的拒绝。他微蹙眉梢,勾起嘴角又笑若Chun风,“丫头,爹爹不是再三的告诉过你,绝对不能来扰人清梦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李思晴收起所有伪装的表情,警惕的看着床上那笑颜如花的男子,连退数步站到安全距离之外。

看她仔细的护住怀中的金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的委屈?

听得李墨白像是有心暗示什么的语气,东方梨的脸一红再红,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掀被下床,抱起李思晴轻放到床上,“既然丫头想跟爹娘一起睡,那今晚我们就一起睡!”

李墨白的表情益发和煦,妖娆的笑容宛若盛放的罂粟,极为美丽。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李思晴背脊生寒,记起几个哥哥被爹爹惩罚时的画面,生生打了个冷战,搂着金子利落的翻身而起,“娘亲,我刚才就是胡说的,我回房去了!”

说着,转过身撒开小腿便要跑,哪知迎面跑进来一个比她略高的身影,正好与她撞了个满怀。

听得“哎哟”两声痛呼声,两个小小的人影齐齐跌坐在地面。

“四丫头?”小小的人影之一惊讶。

“三哥哥?”小小的人影之二看着翻到在地上的金子,蹙眉恼怒。“你来这里做什么?”

完全兴师问罪的态度。

“你们两个果然在这里!”小小的人影之三装模作样的背负着双手走进来。

“地上凉,都起来先。”虽说很想上前去搀扶他们起来,但东方梨还是秉持着自己摔倒得自己站起来的信念,嘱咐他们自己站起身来。

“我也想跟爹爹娘亲一起睡!”李思初从地上爬起来后,弱弱的抬眸看向自家娘亲,小声的说道。

李思晴轻哼一声,忙着捡金子,没有答话。

李思莲同样未曾开口,却顺着自家弟弟的视线看向床上,眸中隐隐带着希冀。看他的模样,也是想与父母一起睡的!

“不行,你们三个尽喜欢胡闹!”李墨白与东方梨尚未答话,刚走进门来的李思墨低喝一声,杏眸圆睁,俊脸微沉,颇有长子的风范。

“难道大哥不想继续听娘亲说故事吗?”李思莲有意无意的笑了笑,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将李思墨拉下了水。

李思墨微有迟疑,询问的视线飘向已满脸无可奈何的李墨白。

良辰美景一朝逝……李墨白抚额,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才会竭力阻止李思晴留下来,只可惜人算不若天算。

这张床睡三个人完全没问题,挤四个人也可以,躺五个人绝对勉强,六个人的话……还是另作他想为妙。

“今晚不眠,大家一起来听娘亲说故事,可好?”这一家人凑在一起,李墨白如何忍心赶他们离开?于是温柔宠溺的笑着,示意小鬼们全部上床来,通宵听故事。

“那么,你们想听什么呢?”东方梨兴高采烈的舒展眉眼,素日安静的眉眼沾染了喜色,显然兴致极高,“是听笑傲江湖呢?还是小李飞刀?或者听历史故事?”

“我要听三国时华佗华神医行医救人的故事!”李思莲抢先开了口。

“我要听西门吹雪的故事!”落人后面的李思初撇嘴。

“我要听成吉思汗的故事!”李思晴的声音虽然稚嫩,却霸道的压过那两人的声音。

李思墨始终未曾说话,见娘亲的目光转向他,温和的笑了笑,“初儿什么都听。”

“哼!”本来还无限期待的想要自家大哥支持自己的李思晴鄙视的瞥了李思墨一眼,嘟起嘴别过脸去。

“你们几个呀……”

东方梨无奈的吸了吸鼻子,一时有些举棋不定,眉眼却益发柔和。无意间对上李墨白投递过来的视线,两人相视一笑,幸福无限蔓延。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小六,我答应你的番外,OK吗?^_^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